雪红雪白

来自雪域的真实声音和回响——最新动态请点击分类“囊帕拉事件”

Nangpa La killings now on Wikipedia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14, 2006

维基百科上记载的2006年9月30日

英文维基

中文维基

—–

Posted in 囊帕拉事件, 旧闻 | 2 Comments »

Pelosi’s Dec. 10 statement focused on China, Tibet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11, 2006

佩洛西不改初衷 紧盯中国

候任众议院女议长在世界人权日声明中提到美国在人权方面的三项任务,其中头两项都和中国有关。这三项任务是:制止(苏丹)达尔富尔种族屠杀,促进中国人权,根除赤贫和疾病蔓延。

佩洛西用了一整段的篇幅纪念西藏人民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7周年,并期许美国人民加倍努力,为中国人和藏人带去自由。

"This Sunday, we recogniz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Day, an opportunity to renew our call to protect and uphold the principles and ideals on which our country was founded. On this day, we must recommit our promise to protect and promote human rights around the world. We must take action to stop the genocide in Darfur, promote human rights in China, and eradicate extreme poverty and disease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On this meaningful day, we must take time to remember the genocide in Darfur and pledge to redouble our efforts to bring this horror to an end. We cannot stand idly by as the Sudanese government continues its systematic destruction of the people of Darfur. We are compelled by the conscience of the world to put an end to this humanitarian disaster.

"It is fitting that this day also marks the 17th anniversary of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receiving the Nobel Peace Prize. The Dalai Lama has made th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in Tibet an issue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Under Chinese occupation,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Tibetans have died and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expressions are severely curtailed.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has asked for international support for his efforts to enga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s global citizens, we must double our efforts to bring freedom to the Chinese and Tibetan people.

"This year the 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has declared poverty as one of the gravest human rights challenges of our time. We cannot ignore the inextricable links between poverty and the breakdown of human rights. Access to food, 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opportunities for income, and freedom from discrimination should be universally known as the most basic human rights.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Day we recommit ourselves to protecting and promoting human rights around the world."

 

—–

Posted in 新闻 | Leave a Comment »

Another wheelchaired ex-dictator now dead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11, 2006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又死一个

这次轮到了智利。12月10日,又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前暴君不再需要他的轮椅和坦克了。智利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皮诺切特将军死了。

这是首都圣地亚哥反对皮诺切特的市民闻讯后上街开香槟。

但是也有不少智利人失声痛哭。他们认为,皮诺切特给智利带来了经济改革与繁荣,让智利人过上了好日子,使智利经济成为南美洲最繁荣的经济,他们拥护皮诺切特至(皮诺切特)死不渝。

听起来很熟悉吧?还有更熟悉的。

 

1973年9月11日,皮诺切特发动流血政变,坦克上街,推翻民选总统阿连德。传言阿连德自杀,但真相可能永远不会被揭露。

政变当局得手后立即开始对反对者进行镇压,数百人被逮捕,未经审判就遭到杀害。皮诺切特称,这对智利的稳定和发展是必需的。接下来的几年中,军政府不顾国际影响,坚持智利的主权,严刑拷打、镇压异己。

与此同时,皮诺切特采取了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措施。他表示自己希望“将智利变成一个企业家的国度,而不是无产者的国度”让一部分人——企业家先富起来是皮诺切特的目标。他起用“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来贯彻他的改革开放政策,开创了智利经济放松管制和私有化的纪元。他先后废除了最低工资,取消了工会罢工,将养老金体系,国有工业和银行进行私有化改革,降低了税收。外国资本蜂拥而入,投资智利的铜矿、基础设施,享受智利的不受工会保护的低薪劳工。由此产生了所谓“智利奇迹”。智利经济成为拉丁美洲最活跃的经济。皮诺切特的私有化政策,公共开支的削减和工会权利的废除都对智利工人阶级产生了消极影响,而对富有阶层有利。

皮诺切特当政17年间遇难人士的具体数目至今不详。智利“真相与和解”国家委员会1991年发布的报告认为,有2,095人遇害,1,102人失踪。比起萨达姆·侯赛因来说皮诺切特运气好多了,他在压力下许诺1988年对他的前途进行公投,失利后还保留了军队总司令的职务,直到1998年。英国的布莱尔给这个前独裁者开了个玩笑,让他虚惊一场,在他前往英国就医期间拿出西班牙法庭的传票,将其拘禁在伦敦郊外的临时居所一年多。之后他不断以“血管疾病”“老年痴呆”之类的借口逃避法庭。2004年5月,智利最高法院又裁定他具有接受审判的能力。当年12月他遭到多项罪名的起诉。不过为时已晚。

看来人间的法律最终对这个年迈的暴君无可奈何,只有自然规律才能把他从坦克送到轮椅上监禁起来。

据说,有多达三分之一的智利人认为,比起皮诺切特任内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他提高人民生活更主要。看来,“发展”确实是硬道理,任何国家都有这样想的“中产阶级精英”。

—–

Posted in 新闻 | Leave a Comment »

17th Anniversary of Dalai Lama’s Nobel Prize reception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10, 2006

Acceptance Speech by Tenzin Gyatso, 14th Dalai Lama of Tibet

Your Majesty, Member of the Nobel Committee, Brothers and Sisters:

I am very happy to be here with you today to receive the Nobel Prize for peace. I feel honored, humbled, and deeply moved that you should give this important prize to a simple monk from Tibet. I am no one special. But I believe the prize is a recognition of the true value of altruism, love, compassion, and nonviolence which I try to practic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teachings of the Buddha and the sages of India and Tibet. I accept the prize with profound gratitude on behalf of all of the oppressed everywhere and for all those who struggle for freedom and work for world peace. I accept it as a tribute to the man who founded the modern tradition of nonviolent action for change- Mahatama Gandhi-whose life taught and inspired me. And, of course, I accept it on behalf of the six million Tibetan people, my brave countrymen and women inside Tibet, who have suffered and continue to suffer so much. They confront a calculated and systematic strategy aimed at the destruction of their national and cultural identities. The prize reaffirms our conviction that with truth, courage, and determination as our weapons, Tibet will be liberated.

No matter what part of the world we come from, we are all basically the same human beings. We all seek happiness and try to avoid suffering. We have basically the same human needs and concerns. All of us human beings want freedom and the right to determine our own destiny as individuals and as peoples. That is human nature. The great changes that are taking place in the world, from Eastern Europe to Africa, are a clear indication of this.

In China the popular movement for democracy was crushed by brutal force in June this year. But I do not believe the demonstrations were in vain, because the spirit of freedom was rekindled among the Chinese people, and China cannot escape the impact of this spirit of freedom sweeping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The brave students and their supporters showed the Chinese leadership and the world the human face of that great nation.

Last week a number of Tibetans were once again sentenced to prison terms of up to nineteen years at a mass show trial, possibly intended to frighten the population before today’s event. Their only "crime" was the expression of the widespread desire of Tibetans for the restoration of their beloved country’s independence.

The suffering or our people during the past forty years of occupation is well documented. Ours has been a long struggle. We know our cause is just. Because violence can only breed more violence and suffering, our struggle must remain nonviolent and free of hatred. We are trying to end the suffering of our people, not to inflict suffering upon others.

It is with this in mind that I propose negotiations between Tibet and China on numerous occasions. In 1987, I made specific proposals in a Five-Point Peace Plan for the restoration of peace and human rights in Tibet. This included the conversion of the entire Tibetan plateau into a zone of Ahimsa, a sanctuary of peace and nonviolence where human beings and nature can live in peace and harmony.

Last year, I elaborated on that plan in Strasbourg at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I believe the ideas I expressed on those occasions were both realistic and reasonable, although they have been criticized by some of my people as being too conciliatory. Unfortunately, China’s leaders have not responded positively to the suggestions we have made, which included important concessions. If this continues, we will be compelled to reconsider our position.

Any relationship between Tibet and China will have to be based on the principal of equality, respect, trust, and mutual benefit. It will also have to be based on the principal which the wise rulers of Tibet and of China laid down in a treaty as early as 823A.D, carved on the pillar which still stands today in front of the Jokhang, Tibet’s holiest shrine, in Lhasa, that "Tibetans will live happily in the great land of Tibet, and the Chinese will live happily in the great land of China."

As a Buddist monk, my concern extends to all members of the human family and, indeed, to all the sentient beings who suffer. I believe all suffering is caused by ignorance. People inflict pain on others in the selfish pursuit of their happiness or satisfaction.

Yet true happiness comes from a sense of peace and contentment, which in turn must be achieved through the cultivation of altruism, of love and compassion, and elimination of ignorance, selfishness, and greed.

The problems we face today, violent conflicts, destruction of nature, poverty, hunger, and so on, are human created problems which can be resolved through human effort, understanding, and a development of a sense of brotherhood and sisterhood. We need to cultivate a universal responsibility for one another and the planet we share. Although I have found my own Buddist religion helpful in generating love and compassion, even for those we consider our enemies, I am convinced that everyone can develop a good heart and a sense of universal responsibility with or without religion.

With the ever-growing impact of science in our lives, 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 have a greater role to play reminding us of our humanity. There is no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two. Each gives us valuable insights into each other. Both science and the teaching of the Buddha tell us of the fundamental unity of all things. This understanding is crucial if we are to take positive and decisive action on the pressing global concern with the environment.

I believe all religions pursue the same goals, that of cultivating human goodness and bringing happiness to all human beings. Though the means may appear different, the ends are the same.

As we enter the final decade of this century, I am optimistic that the ancient values that have sustained mankind are today reaffirming themselves to prepare us for a kinder, happier twenty-first century.

I pray for all of us, oppressor and friend, that together we succeed in building a better world through human understanding and love, and that in doing so we may reduce the pain and suffering of all sentient beings.

Thank you.

Tenzin Gyatso
14th Dalai Lama of Tibet
December 10, 1989,
Oslo, Norway

318505415_84d25d90a2_o.jpg

唯色:纪念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17周年

一位曾在自己的家园,被当作“分裂分子”关押多年的西藏僧人,出狱后逃到了流亡藏人的中心——达兰萨拉。他告诉达赖喇嘛,他在狱中最可怕的经历不是被毒打,而是在遭到毒打时差点失去对凶狠狱警的怜悯!我在初看到这句话时受到极大震撼,彷佛看见僧人袈裟里掩护着佛教的慈悲心。我也知道这是真正的修行者的境界,因为他把毒打视为一种修行,而寻常人只会把毒打当作毒打,触及皮肉的疼痛只能触及灵魂深处。于是我观照自身,彷佛看见我的心啊由于五毒的污染,会毫不犹豫地以毒攻毒:——你打我,我就恨你。

我由衷地钦佩这位修行中的僧人,外来的暴力似乎不足为惧,反而成为他实践菩提之道的考验和验证。有那么一瞬间,我脑海里掠过一个念头,似乎是为了成就佛业,了不起的僧人甘愿受虐,当然我旋即多少惭愧地唾弃了这个念头。有谁愿意那外来的暴力不但毒打自己,还毒打身边的亲人、所有的族人呢?一人犹可堪忍,似乎死不足惜;一人亦可借此一臂之力,从另一个方向反弹到功德圆满的彼岸,但事实却并非一个人的问题,关乎他,关乎你,也关乎我啊。

既然关乎芸芸众生,我就只能把毒打看作是毒打了;而在遭到毒打之后,虽然不可能像那些挨打的动物反咬一口,但怀恨在心却应该是真真切切的反应。这么说,并非暗示芸芸众生的低级,但我相信这才是普遍的人性,毕竟普遍的人性终生伴随着五毒。也因此,我很难把外来的暴力化作提升精神的兴奋剂。甚而至于,从某个角度,我反对把外来的暴力看成是提升精神的兴奋剂!

毒打就是毒打。不然的话,别人就会以为,你西藏当年迫切地需要“解放”,一如今天迫切地需要“发展”。似乎惟其如此,才反而向世界证明了西藏的苦难,更向世界证明了西藏无与伦比的忍耐。有时候,是的,似乎这人世间的游戏规则竟然是:非暴力不但需要暴力来考验,非暴力也需要暴力来验证,——这是一块硬币的两面?是一面铜镜的两面?还是一个西藏人的两面?那么,你打我吧,我任你毒打,在毒打中出于对你的怜悯,忍啊忍的我获得了超人的资格,谢谢你,谢谢喊着给西藏带来了幸福的你!——哦,贡觉松(藏语,向佛法僧三宝发誓)!我已经无话可说了。

2006年12月10日,北京
—–

Posted in 旧闻 | Leave a Comment »

Inconvenient Truth for Tibet and China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10, 2006

转贴:西藏问题也是环境生态问题

这里转贴西藏诗人Namlo Yak的文章《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作者生于西藏安多航阿草原拉尔德部落(今中国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以中文名“安乐业”和笔名“东赛”发表汉语诗歌、评论,曾因言论遭迫害,系狱四年多。著有藏文诗集《诗囚集》(另译《城》;其中103首是狱中诗)。目前是自由撰稿人。这篇文章是作者在澳洲墨尔本举行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的书面发言。

作者本人摘要: 现今一提到“西藏问题”,很多人直接联想到“西藏独立”,或者仅仅是“藏人的政治诉求”,难怪很多人、尤其是中国人有这种比较片面的想法。其实不然,“西藏问题”的另一面牵涉到中国在内的整个亚洲,甚至影响到全世界的发展与稳定。

安乐业: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人称雪域高原的西藏,又叫“世界屋脊”,平均海拔高达4,000~5,000米,科学界从“地球半块结构学说”角度出发,认为是世界上地壳最厚的大陆。同时,人类出现的时期为地质史上离现在最近的200万至300万年时的第4纪,这正是雪域高原开始在亚洲腹地隆起的年代。高原隆起对亚洲至之整个世界的生态环境变化起着决定性的影响,并且,雪域高原素有亚洲“江河源”、“生态源”、“亚洲水塔”和“地球第三极”的美称,是亚洲十条大江河的发源地。这些江河滋养了中国、印度以及其周边的尼泊尔、巴基斯坦、泰国、缅甸、老挝、孟加拉等国家的30多亿人口,关系到全世界47%人口的生产力与生态环境。雪域既是北半球乃至全球气候的“调节区”和“启动器”,又是大自然给地球科学界提供的探索自然奥秘的最佳场所之一。

然而,雪域高原生态现况不容乐观,尤其是今后将对中国以及世界的发生的影响无法推测。

以“江河源”而言,雪域高原有很多外流河和内流河(约有1,600条),其中,著名的外流河有狮泉河(经印度克什米尔入巴基斯坦)、象泉河(经过印度西姆拉入巴基斯坦)、孔雀河(经尼泊尔入印度河)、马泉河(印度河的源头之一)、雅鲁藏布江(经印度入孟加拉国,为布拉马普特拉河)、怒江(经缅甸入海)、澜沧江(称湄公河,经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入印度洋)、长江(扬子江,经中国入海)、黄河(经中国入黄海)。作为这些大江大河的发源地,雪域高原对人类社会的现实价值远远超过了“西藏问题”本身的政治层面,从而人们重新认识或再认识西藏问题的多面性和深层内涵,也是必不可少的重大问题。年前有人预言,将来会发生“水争夺战争”,也是依据生态方面的因素而提出的客观现实问题。

西藏原本位于雪域高原,世界上的五大古文明之中的黄河流域、印度河流域与美索不达米亚等文明,就在雪域高原旁边或与雪域江河有渊源关系。如同黄河和恒河(印度河)能够养育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一样,对江河之源的人为破坏也会对这些文明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种灾难性的后果必定波及全世界的稳定和发展,也不能不是人类史上的一次人为的大灾难。

研究预测,“2026年至2060年,全球平均气温将比工业化之前上升2℃,所有国家必须明白,气温上升突破2℃这个极限是非常危险的。”这是摩根对赖以生存在这个地球大家庭人们的一次珍重的警示。实际上,气候变暖、冰川退缩,已经影响到人类的生存。直接地,冰川融水使西藏许多高原冰碛湖迅速“扩张”,并不时有溃决现象发生,给下游居民生活带来潜在危险。据西藏自治区气象台副台长加拉介绍,“从20世纪30年代中期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60余年间,西藏境内共有13个冰碛湖发生过15次溃决,都形成了规模巨大的洪水和泥石流灾害。”〔1〕于2004年离印度喜玛希尔邦最近的西藏境内因雪山崩塌而河流堵塞引起的危机,对以上推测可能也提供了旁证。

从雪域高原为“生态源”的角度看,土地即万物生长的母体,但是,北京官方媒体中显示:“青藏高原(即雪域高原)土地荒漠化的严重程度显然加大。原来轻度的荒漠化土地向重度和中度荒漠化发展,相当部分的盐碱化土地也转化为沙漠化土地。根据调查的数据,目前荒漠化土地达到了506,074.79平方公里,占全区总面积的19.5%,比上世纪70年代净增面积38,743.07平方公里,增长率是8.3%。其中增长率最大的是重度沙漠化土地、中度沙漠化土地和沙漠,分别达到311.5%、68.9%和86.9%。荒漠化主要分布于藏北高原、藏南谷地雅鲁藏布江中上游及主要支流年楚河下游、拉萨河中下游、尼洋曲下游宽谷内、柴达木盆地及其周边山地、共和盆地和青海湖周边。目前盐渍化土地面积共有79,373.30平方公里,占全区总面积的3.0%,比上世纪70年代减少面积20,069.34平方公里,减少率为20.2%。但是,专家认为,这种减少表现了盐碱化土地向沙漠化土地转化的特点。”〔2〕同时,雪域高原土地向沙漠化土地转化将加剧沙尘远程输送程度,对整个全球生态平衡带来严重危害。目前,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方小敏说,“青藏高原只需强扬沙过程就能将粉尘扬升到5,500米以上的西风急流区。随着人类活动的增加,高山草甸的破坏,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的沙源。那样的话,亚洲地区将逐渐变得持续干旱,并出现气候的恶性循环。”〔3〕以及中国北京地区趋于沙化的现实可能属于最鲜明的一例。对此,北京虽然采取了“总面积31.6万平方公里,涉及4州、17个县市的‘三江源’保护”〔4〕和“截至2004年年底,全区已建立各类自然保护区38个,其中,国家级7个,自治区级8个,地市县级23个,保护区总面积达到40.77万平方公里,占全区面积的34%”〔5〕等措施,然而离保护整个雪域高原生态系统仍要走多远?对中印以及周边国家的影响多深?每年中国老百姓面对的水灾是否有直接或间接联系?

雪域高原是世界上湖泊最多的区域之一。“据统计,藏区内流湖和外流湖大小共有2,180,其中湖泊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的有青海湖、纳木错、色林错、扎日南木错……”〔6〕如今的青海湖能够说明令人深思的1个大问题,“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青海湖日渐‘消瘦’,记者日前从青海省气象科学研究所了解到,近25年(青海湖在1975年~2000年)来,青海湖湖面已萎缩近150平方公里。经卫星遥感测量,青海湖西岸和北岸陆地相对推进距离分别达到1,566.3米和3,266.9米,年平均推进距离分别为62.6米和130.6米。湖岸总体变化趋势是陆地相对向湖水方向推进,湖岸形体整体萎缩,变化较大的湖岸为东岸沙岛和海晏湾地带、北岸沙柳河入湖一带地区、西岸布哈河入湖地带。经卫星遥感测量,西岸和北岸陆地相对推进距离分别达到1,566.3米和3,266.9米,年平均推进距离分别为62.6米和130.6米,湖区东岸沙体形似‘鸟嘴’侵蚀东岸湖水,近100公里的水体被分离,只有很窄的河道连通湖区,且‘鸟嘴’有继续延伸趋势。昔日的青海湖,曾是西王母‘千帐之国’草肥水丰的广袤牧场。但现在青海湖周边退化草地面积已达65.67万公顷,占区域草地总面积的34.9%,并仍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沙化土地面积已达765平方公里,且每年以10余平方公里的速度大,生态恶化使青海湖原有的屏障效应日趋弱化。据了解,青海湖周围原有78条大小河流,是青海湖的补充水源,但现在多数河流已经枯竭,只有布哈河等20多条河流有水注入,且水量锐减,注入湖中的总水量比50年前减少60%以上。青海湖水位目前正以每年8厘米至10厘米的速度下降。而水位下降也使青海湖变得越来越咸:青海省水文水资源局的勘测表明,1962年青海湖含盐量为12.49克/升,目前已达到16克/升。同时,由于青海湖水体含盐量较高,且钙、镁、氯离子和碳酸根离子不平衡,平均PH值已由过去的9上升到9.2以上,有的水区高达9.5,碱度比海水还要高。青海湖水的盐碱化对水生饵料生物和鱼类的生存及繁衍造成严重威胁。”〔7〕但是,“从2001年开始,省政府根据青海湖封湖育鱼的现实情况和湟鱼资源的保护现状,决定对青海湖进行为期10年的第4次封湖育鱼,全面禁捕。……由于青海省渔政管理工作起步晚、基础差、人员少,面对违法贩运人员便捷的通信工具和4千多平方公里的青海湖,只能‘望湖兴叹’。"〔8〕为什么只能“望湖兴叹”?是否全藏区的2,180个大小湖泊全部属于“望湖兴叹”的范围?

众所周知,为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湿地而于1971年2月2日在伊朗小城拉姆萨尔签署的《关于特别是作为水禽栖息地的国际重要湿地公约》(又称《拉姆萨尔公约》),于1975年生效,至今已有130多个缔约国。北京于1992年加入该公约,现有国际重要湿地30块(包括从雪域高原新增加的7块)。“2000年的1项统计结果显示,在西藏越冬的黑颈鹤数量占世界黑颈鹤总数的70%。主要集中在海拔3,900米左右的沼泽地和青稞田里。”〔9〕这是属可喜的一面,另一面,黄河上游,龙羊峡──铜峡河段梯级规划的5个大型梯级水电站所代表的雪域江河开发规划上呈现出来的无节制现象没法容忍,因为,盲目开发导致了无法控制的草地荒漠化和河流干涸化的进程。从1996~1999年6月间,曾被誉为吐蕃下嫁渤海的大女儿,中国人誉为“母亲河”(即黄河)的源头出现过2次断流。1996年,黄河断流长达136天,断流面积为最前的150公里蔓延到700公里,又1991年黄河断流长达16天。由此而来的直接危害不堪设想,“在青海境内1946~1991年间的平均每年流水量为675.2亿立方米,但是,1991~1996年间平均每年的流水量下降为516.8亿立方米。甘肃境内的黄河流量1949年为285.03亿立方米,1996年下降到87.80亿立方米。玉树曲嘛莱县境内50年代有500多条河流,可到了90年代,因干涸而所剩无几。并且,全县草地总面积的70%已经变为沙漠化”〔10〕。还紧靠黄河源头的扎棱湖和额棱湖的水位从1991~1999年之间共下降了0.5米,在20世纪60年代,玛多(黄河源头)草原上的大小湖泊达4,077,到了90年代,仅剩下2,977和已干涸的河流达100多条。以上种种原因的催促下,不同境内的黄河流量下降度依此为158.4亿立方米和97.23亿立方米,仍在不断出现下降的迹象。一千多年前中国诗人李白写下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返”是赞美“母亲河”的佳句,今天人们面临“黄河之灾哪里来,干涸断流谁负责”,能否展现出扪心自问的关切?

总而言之,作为科学界探索自然奥秘的最佳场所以及对整个地球村的存亡具有决定性因素的雪域高原,对人类社会的现实价值远远超过了“西藏问题”本身的政治层面,也超过了北京巩固一党利益至上而采取的强硬含义。因此,人们应当重新认识或评估西藏问题的深层内涵,评估其多种牵涉面是必不可少的。西藏问题并非仅仅属于一个民族的政治诉求或文化拯救问题,更是遍及以亚洲为主的各大洲的生态环境,是对物种、人类存亡有着决定性影响的一个刻不容缓的问题。

怎么办呢?

既然是人为的问题,必须要通过人自己来解决。因此,笔者在此真诚地建议、呼吁诸位精英:按着自己的方式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具体方案;我坚信共同的智慧将会成为打开包括西藏问题在内的各式各样问题的万能钥匙。

【注】

1、《新华社中国西藏信息中心.新闻中心.文化环保》2005.3.1509:19
2、www.qhnews.com,2005.2.17 09:10,来源:新华社。
3、《新华社中国西藏信息中心.新闻中心.文化环保》2005.3.1509:19
4、http://www.qhnews.com,2005.3.14 09:59。来源:《青海日报》。
5、《新华网.西藏频道》,2005.1.7
6、《藏族通史吉祥宝瓶》(中文),得荣泽仁邓珠著,10页,西藏人民出版社2001年8月第1版。
7、新华网.青海频道〕西宁2005.1.29电。
8、《新华网.青海频道》西宁2005.2.1电。
9、《新华网.西藏频道》拉萨2005.3.18电,记者向晓林普布扎西。
10、《藏传佛教生态观》(藏文),2004年4月由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

 

Posted in 旧闻 | Leave a Comment »

The Youngest Political Prisoner goes to … Tibet!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7, 2006

西藏再度蝉联最年幼政治犯世界纪录?

316320515_ce4cf936db_m.jpg曾几何时,画面上的这个小男孩,以“世界最年幼政治犯”的称号“享誉”全球,在印度、在欧洲、在美国,比他年长不多的各国学生手持他的照片,要求中国政府还他自由。

更登确吉尼玛于1989年4月25日生于西藏嘉黎宗,1995年5月17日,在达赖喇嘛宣布更登确吉尼玛为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后三天,他被中国政府从家中带走,不见踪影。国际社会持续向中国政府要求见到根敦确吉尼玛本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儿童权利委员会先后向中国政府要求探视根敦确吉尼玛并与其单独接触,这些要求都被绑架他的中国政府蛮横地予以拒绝。

11年过去了,更登确吉尼玛17岁了,还没有见他回到自己的家中,但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世界最年幼政治犯”的称号应该是保不住了。2006年9月30日,中国边防武警在囊帕拉开枪,冷血地谋杀两名他的同胞后,又将侥幸躲过枪击的幸存者抓走。这里面,有16岁、15岁、13岁、12岁的孩子,甚至还有小到7岁的小孩。他们被武警拘捕,音信全无。

看来,事隔11年,全世界最年幼政治犯还在西藏,还是藏人。

国际声援西藏学生组织搜集并提供以下名单,希望促成他们获释。这是一个不完整的名单,可能有多达30人在事件中失踪。

* Tenwang, 7岁
* Lhakpa Tsering, 8岁
* Dhondup Lhamo, 9岁
* Dechen Dolma, 10岁
* Wangchen, 11岁
* Tsedon, 12岁
* Sonam Wangdue, 12岁
* Ming Shomo, 13岁
* Lodoe Nyima, 15岁
* Jamyang Tsetan, 16岁
* Karma Tsetan, 16岁
* Lodoe Namkha, 16岁
* Karma, 19岁
* Samten, 19岁
* Sonam Palzom, 20岁
* Dhondup Palden, 21岁
* Kusang, 22岁
* Lobsang Paljor, 35岁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

The World vs. Trigger Happy China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1, 2006

China:Would You Shoot Me Too?

囊帕拉枪击事件两个月了,血色似乎渐渐淡去,但国际社会没有淡忘。利用互联网,声援藏人的学生、演员、普普通通的网民,用照片发出了这样的怒吼:中国,你还要杀到几时?

墨西哥:

cwysmt2.jpg 

波兰:
cwysmt1.jpg
 

加拿大:
cwysmt3.jpg

—–

Posted in 囊帕拉事件, 新闻 | Leave a Comment »

China under Hu: Human Rights (Violation) Show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二月 1, 2006

立此存照:胡温治下的人权

转贴:人权展不期之客 打乱当局如意算盘
来源:SOHO小报钱老板
爆料:连十条

为期十天、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的首届《中国人权展》在当局的尴尬和紧张的抓捕中悄悄结束。从17日到26日,该展览历经开始无人问津的冷冷清清,被访民挤得水泄不通、抗议此起彼伏、外国记者被赶走的中期,再发展到干脆禁止百姓进入,公开抓捕的后期过程。在该展览中,至少有两千访民被抓,一些访民被拘留。北京访民王学鑫表示:人权展,斩人权。该作秀展真正展示了中国当今人权的恶劣状况。

当局对到人权展要人权的访民们感到很恼火,被抓到马家楼的访民不但被取消了以往中午每人两个馒头、一袋榨菜的午饭,还对凡是在展会前打出横幅、牌子、状纸、身穿状衣、喊冤的访民一律拘留。据北京警察透露,是公安部下令,要把在人权展中表现突出的访民拘留五、六十人。
首届人权展初期:冷冷清清

对首届人权展,中共媒体除了开始低调的报导了一下展场消息后,几乎全都哑口无言,尽管会场中有时可以看到新华社等中共媒体记者。

举办该展览的民族文化宫位于北京西长安街西侧,西单繁华的商业区,是黄金地段。在这样的地段和闻名的建筑内举办展览竟然连宣传都不肯跟上,北京人士断言指出,这个展览就是做给外国看的,美化中共的人权形象。

从17日开始的展会,开始的四天几乎天天都是门可罗雀,展览大厅空空荡荡,只有穿着制服的保安散落在展厅中。

北京访民孙连喜在17日参观展览出来后被抓走。北京访民表示:孙连喜在大厅里喊冤,因为有记者和外国人在,警察咬着牙根看着她喊没敢抓,等她一出去后就给抓走了,已经给拘留了。

访民们彼此通告中共当局办人权展,消息很快在外地访民中也传开了,从21日开始,到人权展参观的人越来越多。

首届人权展中期:热闹非凡

22日,展厅中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他们经过男女保安和警察的搜身后才能进到厅中。访民表示,为了防止访民带资料进去交给外国记者和外国人权观察者,保安对访民从上身搜到下身,连裤子脚都要摸一遍。

展厅中醒目的“公民自由权利的保障”牌子旁边,是当局宣扬“中国人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白底红字的保证这些全都是受到法律的保护。和现实距离太远的这个牌子,竟然吸引了很多人在此留念,“看看!我们中国人还有人权呢”,人们带着讥讽的表情。

北京人表示:里面国务院信访办(简称“国办”)上访的照片,稀稀拉拉三十多人排两行队上访,国办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少的上访人啊?纯粹是瞪着眼睛撒谎。

大厅中挤满了访民,一阵阵高喊,“冤枉”,“我们要人权”……上访了30多年的老访民郝文忠老太太拄着棍子,在大厅中高声数落中国共产党没有人性,她责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的人权呢?我被抓了199次,我的人权在哪里?中国共产党还有人性吗?”。

虽然展厅中充满了便衣、保安,但对突然涌进的大批上访人和混杂的中外记者等,上头的方针似乎还没有传达下来,令他们对访民的呼喊显得束手无策。展厅中的工作人员在郝文忠老人前显得尴尬不堪,让老人“小声”点,老人立即反驳说道:“小声点,小声点谁能听到?”

十点半左右,一位亚洲面孔的记者对郝文忠举起了镜头后被便衣盯上,便衣连声追问:“你是哪里的?”该记者一言不发,在便衣们拖记者出厅时,遭到拥挤在大厅中访民们的齐声起哄而作罢。

该记者干脆坐在大厅的凳子上抗拒,而几名便衣也毫不顾忌的恶狠狠的围在记者四周,虽然访民和记者近在咫尺,但没有访民敢把上访资料递给他。显然,当局应付突发事件的手法不穷,很快,展厅的“工作人员”把记者带到中间展厅的南边小门里了。后有访民介绍,他是名日本记者。

首届人权展后期:拒之门外 遣送拘留

访民们对中共的人权展又好奇又好笑,纷纷举措让中共出丑。大量不期之客的光临,替中共当局上演了一场活生生的真实人权展。

尴尬万分的当局从23日到结束的的四天内,称曰除了团体,一般个体一概拒绝入内。时有几名学生进入后,又很快的出来。北京人表示:这些学生大概是学校给的票,里面就是些照片,都是报纸登宣传过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看头。

23日以后,展会周围被更多的警车、警察和便衣们包围,北京汽油价高挺,但周围的警车却全天不熄火,使警察随时可以冲出去抓人。警察和便衣们(有的穿着没有警察标志的警察大衣,其中还有女便衣)堵在地下通道和会场周围,对貌似访民者搜身,只要搜出上访材料的就都被抓到马家楼或者被拘留;不止一辆的大客车开着门停在展会周围,是抓人用的,保安和便衣们逼访民们上车“解决问题”,警察通常对访民吆喝说:“过来过来,上车给你们解决问题,都上车。”如果有访民不肯上车,警察不敢打人,虎视眈眈的保安就会动手,逼人上车,不上也得上。

24日,上午十点前后,20多名访民走出地下通道,向百米之遥的首届人权展门口行走。,很快,就有警察赶他们上公交车,这些访民慢吞吞的走,在后面跟上了另外30多名访民后,这50多个人突然快步冲到展会门口,脱掉外套,一起露出里面的白色状衣,掏出状纸,齐声高喊口号,访民的意外行动顿时令在场的警察手忙脚乱。一些警察冲上去撕状衣,但怎么也撕不坏,而且还拽不下。原来访民们把装聚丙烯的结实的袋子洗净后缝到了衣服上面,在上面写字成为状衣。面对访民们又结实又牢固的状衣,警察恼羞成怒,又惊又怕,一名便衣急忙打电话说:赶快调刑警队来,警力不够。据称,这些访民都被警车抓到派出所,可能面临拘留。
60多岁的黑龙江访民姚青春对展会门口的保安和警察说:“我非得进去看看”后被抓。

访民杜明荣表示:24日上午,我路过那里,看到上访的纷纷被抓,访民被抓走了五车(公交车)。10点多,一名国务院信访办的警察认出她也是上访的,和另一名警察抓住她后交给西单派出所警察。在西单派出所,被抓的访民很多,警察打电话抱怨警力不够,杜明荣四人被送到阜外大街派出所受审。

警察从杜明荣身上没有搜出任何上访材料,审讯不得结果,将她放回。杜明荣表示非常气愤:我是一个路过的,也被他们抓过来了,他们现在抓到都疯狂到什么地步了?那些公狗、母狗让我们脱掉内裤、一个胸罩检查!我都50多岁了!

喊着想参观展览的姚青春夫妇和天津访民王淑琴(音)在阜外大街派出所遭到三次审讯,警察让他们在审讯笔录上按上红色的手印后拘留了他们。

押送被抓到马家楼的访民回去的特警藉此恫吓天津访民说:天津有一个上访的被北京拘留了。从25日起,被抓的天津访民全部被当局监控在家。前几天,天津十多名访民连续多日在展会前被抓到马家楼。

显然,当局对破坏了它们如意算盘的访民显得恼羞成怒。据称,公安部下令,对在人权展表现突出的访民拘留他五六十人。所有喊话、穿状衣、打横幅被抓的访民都要劳教。而且,对关押到马家楼的访民,当局的态度更加恶劣。天津访民李淑春表示:“现在马家楼连饭都不给,过去中午还发两个馒头和一袋榨菜呢,我们被关了一天,又冷又饿。”

23日,当局从展会前抓走了六车访民,大约五六百人被关押到马家楼;
24日,上午和下午大约有六七百访民被抓到马家楼;
25日,被抓到马家楼的天津访民王女士表示,今天抓的人数比昨天略少,也有数百人;
26日,从上午九点到中午12点,大约有300名以上访民被抓到公交车上给拉到马家楼遣送地方。

整个展会,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中共政府抓了大约有两千以上的人次。

—–

Posted in 新闻 | Leave a Comment »

An Inventary Check of India’s Value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一月 28, 2006

《纽约时报》刊登了旅居伦敦的印度文学家 Pankaj Mishra 的文章,题为 Gaining Power, Losing Values,严厉抨击了印度政府的做法,摘要如下:
 
周一(20日)抵达新德里来巩固印度和中国这两个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关系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应该感到自在,因为至少有一个示威者无法给他造成困扰了。

2002年1月,当时的中国总理朱镕基访问孟买时,藏人青年丹真宗智爬上14层高的脚手架,在朱下榻的五星级酒店外展开一幅 “Free Tibet” 的标语。去年在班加罗尔,当朱的继任人、总理温家宝会见印度科学家时,丹真宗智出现在会议现场200英尺高的塔楼顶端。他向围观者抛洒传单,并高喊:“温家宝,你无法让我们沉默。”

然而今年,丹真宗智先生被迫i沉默了,虽然将他消音的并非中国的领袖。印度警方引用印度殖民地时期的一条刑事条令,对丹真宗智施加了旅行限制。警方不允许他离开达兰萨拉,这座喜玛拉雅城镇是达赖喇嘛和十万名西藏难民中许多人的居住地。本星期他不断遭到武装警官的监视。

对西藏示威者进行先发制人的逮捕甚至袭击,在印度并不新鲜。但是由政府来钳制像丹真宗智这样的著名作家和活动分子的言论,对印度和中国这两国提出了疑问,这两个新世纪上升中的超级大国,究竟要代表什么道德价值?

这两国政府都对缅甸压迫成性的军人统治者优容有加,意味着为了贸易,人权只得让路。中国和苏丹与日俱增的关系,说明只要是为了维系原料供应,即使是种族屠杀也可以并行不悖。

将商业利益置于外交政策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中国至少看起来还算内外一致,因为其内政也是如此。对于印度,形象与现实间的鸿沟就更大,因为印度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有一个受教育的中产阶级和自由的新闻媒体。但是现实中,对于几亿印度人来说,清洁饮水、食品和工作等基本权利仍然是空洞的概念;媒体则醉心于报道名人八卦和消费,对他们的窘境少有着墨。这个国家每隔77分钟就有一名妇女因彩礼不够而被丈夫或男方所杀,这要用贪婪的文化才能部分地解释。

印度的智者经常对美国在关湾(集中营)和(巴格达)阿布格莱布(监狱)越轨行为幸灾乐祸。可是,印度媒体对于过去十年来,在克什米尔导致数百人死亡的酷刑和法外格杀连一次详细报道也没有。

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一头驯兽,共产党当局时不时放出来用来煽动一下反日、反美。但是在印度,十年来宗教民族主义者猖獗,进行核试,少数民族遭殃,威胁巴基斯坦。2002年,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印度教民族主义者控制的邦政府的成员,煽动并组织屠杀了多达1600名穆斯林。

仅仅是自由市场和定期选举并不能造就一个公民社会。接下来的任务是创建和巩固机构——大学,媒体,人权组织——来把公众注意力集中在被压迫弱势群体的命运上,并且传扬人类尊严、慈悲为怀和慷慨助人的观念。

这些目标从未完美实现。但是至少在美国,许多自由派的组织在孜孜不倦地追求实现这些目标,尽管联邦政府与世界各地的恶棍打交道。

西方国家批评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批评印度对缅甸的姿态,看起来确实虚伪,如果对照西方自己历史上对非洲的残酷压榨和对独裁者的绥靖,但是,正如(法国作家) La Rochefoucauld 所指出的那样,虚伪是恶对善的赞颂。

不论在具体事务中如何打折扣,决策过程也不能完全对价值弃之不顾。印度和中国的统治精英对价值的蔑视,将使整个世界怀念美国自诩引领世界道德观的日子,哪怕这种自命确有大量虚伪的成分。

作者 Pankaj Mishra 1969年生于印度,著有《西方的诱惑:如何在印度,巴基斯坦,西藏等地实现现代性》(“Temptations of the West: How to Be Modern in India, Pakistan, Tibet and Beyond.”)。他曾经访问西藏。

—–

Posted in 新闻 | Leave a Comment »

一名西藏示威者孟买自焚未遂

Posted by uponsnow 于 十一月 24, 2006

《国际先驱论坛报》23日转引美联社电文

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印度孟买的一家宾馆里急于与中国交易的印度工商界领袖周旋时,一名西藏示威者在宾馆外面点着了火。警方立即扑灭了火焰,逮捕了企图自焚的热巴次仁以及另外六名西藏示威者。热巴次仁受轻度烧伤。

在胡对印度的四天访问期间,印度当局始终尽力确保胡不会遭遇任何反中示威;当局树立起警方路障,在他所到之处禁止五人以上的集会。印度警方甚至在此期间禁止诗人丹真宗智离开藏人流亡社区中心达兰萨拉,这名著名的西藏活动家过去曾经以大动作困扰过中国来访者。

星期四的示威是藏人最逼近胡的一次。尽管规模不大,但这是藏人挫折感日增的标志,藏人抱怨他们被热切希望与中国发展关系印度政府官员弃之不顾。

热巴次仁和其他西藏青年当时驱车来到通往胡下榻的孟买市中心宾馆泰姬陵宫、濒阿拉伯海的一条路上。在路障前,他们从两辆出租车上跳下,展开西藏旗帜,高呼“滚出西藏”。热巴次仁在自己衣服上洒上液体,点着了火。几名警察飞快地把热巴次仁扑倒在地,翻滚灭火。接着他们将7人全部逮捕。然后警方将宾馆周围的路障延伸了几个街口,胡正在里面准备对300名印中工商界领袖讲话。然后胡启程前往邻国巴基斯坦访问。

警方说,他们后来又拘捕了三名在孟买市中心一座立交桥上示威的藏人。

在北京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到有关示威和宾馆外事件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国际社会广泛公认的共识。”印度官员未就此发表公开评论。

历史上,在1959年藏人起义失败、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印度达兰萨拉后,印度成为西藏难民的聚集地。但是,曾经一度热心的新德里,现在希望与北京发展关系。

“在这四天访印期间,印度政府没有提出西藏问题。我们在呼喊,但是整个世界充耳不闻,”丹真宗智在达兰萨拉说。“这些青年人绝望到愿意牺牲生命。”达兰萨拉的藏人大多支持星期四的抗议,对印度方面的无动于衷表示愤慨。“现在是藏人向世界表明我们不会逆来顺受的时候了。我们过去的和平示威没有效果,”40岁的 Phurbu Thakchoe 说。

印度的许多民众同情藏人,同时他们热切希望自己的国家在全球化的世界上发展、繁荣,而不少人认为,要实现这个目标,一个组成部分就是与中国加强联系。

“说起来令人难过,但是事实是,藏人人少、无足轻重,他们的事业注定失败,”孟买天主教大学圣哈维尔学院历史系主任 Fleur D’Souza 说。她指出,印度除了允许藏人避难以外,从未作出过政治承诺。“印度人民仍然认为藏人的抗争是正义的,但是现在印中关系紧密了,西藏的事业必将受损。”D’Souza 说。
—–

Posted in 新闻 | Leave a Comment »